我是李纨(二十五)

2020-06-30 06:19

  转过年选秀的消息传来,荣国府里暗潮涌动。

  这日请安过后王氏单独留了下来,谄笑地凑到贾母身边,“老太太,您看自从元春小产后一直没有消息,这次选秀是不是得安排一下?二丫头也十六七了,是不是……。”

  贾母自然清楚王氏的想法,她何尝不是这么想的,要不也不能留二丫头这么大也不寻婆家。她想的可比王氏远,元春明显的不得用了,白瞎了贾家这些年添进去的银子。要是以后能再得宠还罢,若是不能二丫头进宫至少也给贾家留个希望。运气好的话诞下皇子,也能保得贾府几十年荣华。

  白了王氏一眼道:“嗯,你去准备二丫头选秀的事情吧,给她多做几件好衣裳,打些时下流行的首饰,别不舍得花钱,想要马儿跑,哪能不给吃饱。”

  王氏扯出一抹笑,心疼的不行,就是一个代产工具,哪里需要如此破费。可在这个当口也不敢忤逆贾母,毕竟迎春是大房的人,进宫的事还得靠贾母去跟贾赦谈,只好顺从着说:“是,就按老太太说的。”

  想起林丫头也在选秀的范围内,又是一阵隔应,那小蹄子长的一副好皮子,万一抢了二丫头的风头,得了皇上的脸可怎么是好?于是对贾母建议道:“林丫头身子骨一直病歪歪的,选秀冲撞了贵人就不好了,要不给她报个免选?”

  贾母撇了她一眼,警告道:“收起你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心思,林丫头那可是在皇后娘娘那里挂了号的,不然你以为那俩教养嬷嬷是怎么来的?平日里你的那些小动作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罢了,但选秀的事你给我安分些,别弄出祸事带累了宝玉。”

  王氏心中一凛,也想起这个茬,心里更是愤懑不甘,气恼那个丧门星还有这样的好运。心想着就算不能把她怎样,也得给她添点堵,眼珠子一转,有了主意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黛玉身边接二连三发现一些不妥的事,不是胭脂里被加了引人过敏的东西,就是桌面上摆上了相克的吃食,再不就是突然发现选秀时要穿的衣裳暗处被挑开了线,穿在身上动作大了就会全部崩裂,到时候一个御前失仪的罪名肯定是跑不了的。

  好在两位教养嬷嬷人老成精,宫里的龌龊事什么没见过,王氏的这些手段对她们来说都是小儿科。识破了之后也没声张,只暗地里加强了戒备,把黛玉的东西检查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白鸽见黛玉遭遇的小问题都被嬷嬷妥善解决,放心的同时就看起了贾府的热闹。

  绣橘看着正在安静打着棋谱的二姑娘,心里心急如焚,忍不住说:“我的好姑娘呦,这都火上房了,你怎么就不着急呢?”

  迎春继续着手里的动作,漫不经心的回道:“难道你以为我还有比进宫更好的去处?”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